编者按

实践出真知! 随着基于传感器的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在临床应用越来越广泛,其在实践中的真实表现益发受到关注。 临床试验已证实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能否在真实世界中得以进一步验证? 为什么说持续葡萄糖监测能节省治疗成本? 针对于此,小编采集了2021年6月25日在第81届美国糖尿病协会科学年会(ADA2021)期间的系列专家研讨会及前沿资讯,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先进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的亮眼成绩吧!


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不仅改善健康结局,而且能省钱!





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Irl Hirsch教授介绍,在美国,糖尿病患者因低血糖、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KA)等急诊就医的发生率越来越高,相关治疗费用惊人。 2019年美国DKA治疗费用高达近60亿美元! 近年发表的两项英国研究(分别为n=2438、900)一致显示,1型糖尿病(T1DM)患者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6个月,可使DKA风险降低达80%[1,2] 按此换算,美国DKA治疗费用可节省40.6亿美元。


2021年发表的多项真实世界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 法国RELIEF(n=74 011)结果显示,T1DM、2型糖尿病(T2DM)患者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12个月,可显著降低急性血糖事件发生率分别达49.0%和39.4%[3] 一项美国真实世界研究(n=2463)纳入接受每日多次胰岛素注射的T2DM患者,结果显示,在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6个月后,患者急性糖尿病事件风险降低61%(P<0.001),全因住院风险降低32%(P<0.001,图1)[4] 这些结果为持续葡萄糖监测改善糖尿病患者临床结局,从而可能减少费用提供了有力支持。


图1. T2DM患者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后急性糖尿病事件和全因住院风险显著降低


根据美国商业保险数据,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和Dexcom CGM系统的T1DM和T2DM患者在6个月内发生全因住院(P=0.77)和急性糖尿病相关事件(P=0.74)是类似的[5]      


有研究[6]发现,虽然flash CGM的月成本高于葡萄糖监测(BGM),但由于减少了糖尿病并发症,患者的整体医疗费用并没有增加。 假设flash CGM的使用比例(其余使用BGM)从23%增加至33%,预计1年可以节约2300万美元的医疗费用。 瑞典研究[7]也发现,和自我血糖监测(SMBG)相比,使用胰岛素治疗血糖控制不佳的T2DM患者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是一种更具有成本效益的疾病管理方式。





聚焦T2DM患者,无论是否应用胰岛素,应用持续葡萄糖监测均获得血糖指标

的改善





美国俄勒冈圣查尔斯医院Eden Miller教授指出,持续葡萄糖监测可在很大程度上弥补HbA1c指标的局限性,提供更为全面的葡萄糖信息。 她分享了几项关于扫描式葡萄糖监测在T2DM患者中应用的真实世界证据。


第一项研究[8]纳入接受基础胰岛素治疗的T2DM患者(n=100),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3~6个月后,HbA1c降低1.4%±1.3%(P<0.0001)。 对基线HbA1c<9.0%(n=37)和≥9.0%(n=63)的患者进行亚组分析显示,两组的HbA1c分别下降0.8%±0.7%和1.7%±1.4%(均P<0.0001)。


另一项荟萃分析[9]对两项真实世界回顾性研究进行汇总并得出结论: 接受基础胰岛素治疗的T2DM患者(n=191),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3~6个月后,HbA1c显著降低1.1%±0.14%(P<0.0001)。


不仅接受基础胰岛素治疗的患者可以从持续葡萄糖监测中获益,另一项回顾性的观察性分析[10]纳入接受长效胰岛素或非胰岛素(包括GLP-1RA)治疗的T2DM患者,评估其在开始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后的HbA1c变化。 结果显示,总体人群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6个月(n=774)和12个月(n=207)后,HbA1c分别较基线降低0.8%和0.6%(均P<0.0001); 非胰岛素治疗患者HbA1c降幅更大,分别为0.9%和0.7%(均P<0.0001,图2)。


图2. T2DM患者无论是否应用胰岛素治疗,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后HbA1c均显著下降


此外,美国Refer基础研究是一项评估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在应用基础胰岛素治疗的T2DM患者中有效性的真实世界研究,目前研究已完成,结果将很快发表。


Eden Miller教授分享了一个案例。 患者女性,63岁,肥胖,T2DM病史3.5年,应用二甲双胍治疗但因胃肠道副作用而依从性差,基线HbA1c8.4%,为更好了解葡萄糖情况并提高患者参与度,采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监测葡萄糖。 基线动态葡萄糖图谱(AGP)显示,TBR(<3.9 mmol/L)为1%,葡萄糖目标范围内时间(TIR)仅56%,葡萄糖变异性27.9%(图3上)。 根据葡萄糖信息调整治疗方案,停用二甲双胍,加用GLP-1RA,患者报告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后,显著提高了其对饮食、运动、治疗不依从等因素对葡萄糖影响的知晓度,并表示愿意继续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 14个月后AGP显示,TBR(<3.9 mmol/L)为0%,TIR提升至90%,葡萄糖变异性降至22.3%(图3下),HbA1c7.1%,提示血糖控制明显改善。


图3. T2DM患者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的AGP对比


Eden Miller教授总结,无论是患者还是医护人员,都可从持续葡萄糖监测中获益颇多。 对于T2DM患者,应用持续葡萄糖监测带来的临床益处包括降低HbA1c、减少糖尿病急性并发症、降低住院率等。 医护人员则不仅可从该技术中获取实时葡萄糖数据,还可将其作为回顾性分析和预测工具。





临床数据与真实证据之间的验证: 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找到了吗?





研讨会主席、美国艾莫利大学医学院James R. Gavin教授首先指出,糖尿病患者的主要死因是心血管和肾脏疾病,需全面控制多重危险因素,其中血糖控制必要且关键。 但在有效血糖管理时,如何尽量避免低血糖风险是临床面临的重大挑战。


先进的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如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已被多项临床研究[11,12]证实可降低T1DM和T2DM患者的低血糖发生风险。 真实世界证据是RCT的有力补充和进一步验证,但其与临床试验结果之间的鸿沟也可能使新的治疗方法或技术限于尴尬之境。 临床数据与真实证据之间的契合度有多高? 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 一项欧洲真实世界研究[13]显示,14 617例受试者在使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第1个传感器期间,低血糖风险即迅速、显著下降,葡萄糖低于目标范围时间(TBR,<3.9和<3.1 mmol/L)分别下降13%和23%(均P<0.001,图4)。 此外,基于多项研究结果,目前非常明确的一点是: 基于传感器的持续葡萄糖监测,扫描频率越高越好!


图4. 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可迅速、显著降低低血糖风险


James R. Gavin教授还结合一例中年男性案例进行了剖析,该患者58岁时T2DM病史10年,应用二甲双胍等口服降糖药治疗,HbA1c7.5%,采用SMBG,有低血糖发作史,故改为佩戴扫描式葡萄糖监测设备,2个月后复查HbA1c7.1%,且无低血糖发生。 现已4年,在持续葡萄糖监测辅助下血糖控制良好,HbA1c 6.7%,患者满意度较高。


他总结,扫描式葡萄糖监测具有1秒无痛扫描、收集葡萄糖数据简单易行、传感器佩戴长达14天、无需校准等优势,是糖尿病管理的好帮手。





从真实世界研究到具体病例分析: 持续葡萄糖监测带来显著获益





美国杜兰大学Vivian A. Fonseca教授首先快速回顾了最新几项关于持续葡萄糖监测用于T2DM患者的真实世界研究。 其中,英国研究[14]显示,在新冠疫情期间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的成人T2DM患者TIR达标率改善; 意大利研究[15]证实,与SMBG相比,接受基础-餐时胰岛素治疗的T2DM患者应用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可获得更佳血糖控制; 加拿大研究[16]显示,基础胰岛素治疗的T2DM患者开始佩戴扫描式葡萄糖监测系统后,血糖控制显著改善。


随后,Vivian A. Fonseca教授提供了若干病例以进一步分析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的具体应用。 其中1例男性患者,66岁,T2DM合并肾功能不全,因存在二甲双胍禁忌而口服磺脲类治疗,AGP显示TIR 63%,TBR(<3.9 mmol/L)2%,葡萄糖变异性39.1%(图5)。 通过扫描式葡萄糖监测,发现该患者特点为血糖变异大(包括日内和日间)、低血糖尤其是夜间低血糖风险高、餐后血糖控制差,提示仅用磺脲类药物不足以解决问题,可考虑使用GLP-1RA,同时减少磺脲类剂量(尤其是夜间)。


图5. T2DM案例: AGP报告


Vivian A. Fonseca教授总结,T2DM是一种异质性疾病,患者之间的葡萄糖模式差异可能很大。 持续葡萄糖监测可提供个体化、详细、全面的葡萄糖信息,从而指导临床医生制定和调整个体化治疗方案。





结语





基于传感器的持续葡萄糖监测技术在血糖监测领域异军突起。 多项临床研究数据证实,扫描式葡萄糖监测技术可以帮助糖尿病患者更好地控制血糖、降低低血糖等急慢性并发症风险,而糖尿病急慢性并发症的治疗成本是很多患者沉重的医疗负担。 虽然基于传感器的持续葡萄糖监测在技术上是革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需要更高昂的费用; 相反,临床数据已经证实,使用新技术带来的多重临床获益可以降低整体糖尿病管理成本和社会医疗负担。


新时代的诊疗模式关注个体化的糖尿病管理,持续葡萄糖监测已成为血糖监测的大势所趋,期待更多的新技术革新以及不断积累的循证证据可以有效指导临床实践,造福更多糖尿病患者!





参考文献

(上下滑动可查看)

1. Diabetes. 2019 Jun; 68(Supplement 1): 299-OR.

2. Diabetologia. 2019 Aug; 62(8): 1349-1356.

3. Diabetes Care. 2021; 44: 1-9.

4. Journal of the Endocrine Society. 2021; 5(4): 1-9.

5. Irl B. Hirsch, et al. [68-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1st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25-29, 2021; Virtual.

6. Jerry Frank, et al. [136-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1st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25-29, 2021; Virtual.

7. Johan H. Jendle, et al. [135-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1st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25-29, 2021; Virtual.

8. Anders L. Carlson, et al. [64-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1st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25-29, 2021; Virtual.

9. Anders L. Carlson, et al. [71-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1st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25-29, 2021; Virtual.

10. Miller E, et al. [84-LB]. Poster presented at ADA 80th Scientific Session; June 12-16, 2020; Virtual.

11. Lancet. 2016; 388(10057): 2254-2263.

12. Diabetes Therapy. 2017; 8(1): 55-73.

13. Diabetes Res Clin Pract. 2018; 137: 37-46.

14. Choudhary P, et al. ATTD 2021.

15. Bosi E, et al. ATTD 2021.

16. Elliot T, et al. ATTD 2021.



(本文来源: 《国际糖尿病》编辑部,其他任何媒体、网站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阅读 258